我是five

我流私设神界战神伽

背后的是能量翅膀,能当武器也能飞

真好

[反向逐光]-原创现代小说/由晦与明团队共同打造

团队:晦与明

写作:文手组

组长: @苏小梦(夜祭) 

副组长 @愿夙(AgCl↓) 

#拒绝杠精,不喜勿喷感谢配合

正文开始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三章.刺痛的心脏

  直视人远去,咬紧嘴唇,心脏刺痛。
  可怜吗?反复回想那句话,时间反复按下循环键,反复在脑海翻涌。
  嗯,我就是可怜。
  抚摸自己的耳畔,失神。
  不对,她说过,她讨厌有人说自己可怜。
  而我就是要做让她喜爱的人。
  我……将头发拂到耳后,回过神,把鸡蛋放回原处,匆忙跑回去拿钱。
  遗失之物不需留念。
  她一直记着,这句话是那个人告诉她的。在悲伤的时候。那个人轻声告诉她。
  拿到钱,就能回来买需要的东西。
  理所当然。
  嗯,现在只想拿到东西。
  她快步朝房子的方向走去,拐进小巷。烟味呛鼻,捂住口鼻,不经意斜眼看到那些人。
  一样染着的鲜艳的头发,耳朵上坠着好看的耳钉,浅笑着交谈,手里拿着烟,口里涌出白烟,享受着。
  “哟!这不是那个精神病怪胎嘛!怎么这么狼狈啊!”
  一声讥笑传出。所有人将注意到那个走进他们场合的人身上。
  我原本不想嘲笑你。只可惜你看向了我,我刚好也注意到你,反正都没有事做,我只好如你所愿,恶狠狠伤害你。
  那你当初何必看她一眼呢?何必太过匆忙,想从近路回去呢。明明知道这里是谁的场合。
  对了,我嘲笑,想百般不厌地将你,还有个原因呢,要听吗?
  因为你懦弱,不会反抗。因为你疯,但我们都知道你今日不会狂。
  从那人眼中看出她与自己的对话。
  想绕道走出。
  不要管、不要看,低着头走。三个要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定下。
  自己可笑得像个小丑。
  被人挡住,无法前进。
  终将坏掉,被停止。
  他们盯着希,审视着这个狼狈到极点的人,她的衣服上溅上了些许番茄酱,手上流着鲜艳的液体,已止住,却来不及洗去,显得滑稽之际。
  就连头发上都染上了一抹红色。
  看起来像发臭的垃圾。
  “这是被谁给打了嘛?真是笑死我了!”
  那个人继续开展漫不经心的语言。若无其事。
  紧紧握着口袋里手机的手微微颤抖:“抱歉,请让开我要回去。”小心翼翼发言,争取得到允许。
  假装记忆被打乱,忽略从前的故事,假装自己不知道规则,假装结果都是莫须有。
  “哟!和谁说话呢!啊!怪胎!”对方显然开始不高兴了,气冲冲的走到希面前吼道。
  她是谁,凭什么对自己反抗。
  又像看到好玩事物般。
  盯着她。
  想拆散她,摧毁她,把她拼凑成她原来应有的模样。
  “打她打她!”一群女生起哄着,“打她这个怪胎!”
  跟刚才一样躲不开。
  闭上眼睛,感受疼痛,早已习惯了,却依旧无法接受。
  交流功能被谁按下了开关,沉默。
  猝不及防。
  痛觉被隐蔽。伤口被拉扯。
  忽略身体的疼痛。
  我曾无数次祈祷。祈祷我不会让那个人难过。只可惜。
  高贵的神明不肯听我承诺,他不恩宠于我。
  那个人应该又会因为我难过了吧。
  睁开眼睛。拉扯到哪里的伤口。
  疼痛连接在一起,停不下,犹如身体被撕裂。
  看见他们已经不见。
  来往的人嫌弃与好奇的看她,如同看到可笑的怪物,互相猜测,讲论不存在的事件,有人可怜,有人不肖,有人想帮助她,却被他人硬拽走……
  休息够了,爬起来,无需在意那些人的视线与语言。
  从那散发着恶心气味的地方爬起。
  自己现在与垃圾无两样。
  弯腰捡起屏幕破碎的手机。
  故作坚定走出他们能攻击到自己的地方。
  每一举动牵扯着伤口。
  空荡的房子是谁的堡垒。忽略外面墙壁上肮脏语言。
  这里干净无危险,还散发那个人的清香。
  走进卫生间。
  褪去遮掩疼痛的物品。
  打量着那些伤口。
  一遍遍重复冲洗那些肮脏之物。
  肌肤发红,血液仿佛倒流,卡在起源。
  透明液体融于水中,分不清谁是谁。
  身体像被抽去行动能力般,倒在软绵绵的床上,停止。
  好不容易劝起自己,熟练包扎伤口。
  看了时间一眼,重新拿起钱,手机可能开不了,管他呢,又没有重要的事。
  走出去,不顾他人的指指点点。
  疼痛再次隐蔽,平静进行一切。
  在饭炒好之后,不知道跟谁说话,拿起筷子,“好了,你想要吃的来了。高兴吗?”


-未完待续-

[反向逐光]-原创现代小说/由晦与明团队倾情打造

团队:晦与明

写作:文手组(组长-夜祭) @苏小梦(夜祭) 

副组长 @愿夙(AgCl↓) 

#拒绝杠精,不喜勿喷感谢配合

正文开始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章.噩梦的起源

  “啊!”声音在房子里回荡,惊动飞鸟。
  汗水沾湿了背后,衣服紧紧地贴在背上,额前的头发也贴在脸颊上,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急促心跳声萦绕在耳边,汗珠缓缓滑下,滴在被子上。紧紧抓着被单,颤抖着,发红的眼睛快速扫了周围。还在这里。
  五年了,已经过去五年了。
  可是还是会想起那些事情。
  那些无法忘怀的事。
  漩涡中的落水鬼,朝自己痛苦呼喊,将她脱下那回不去的漩涡,掩埋。
  手摸索着,慌忙点开手机屏幕:“凌晨……”沉默…嗯,外面有点亮了。
  突然,从那噩梦中回过神来,才发觉,黏糊糊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。微微皱起眉头,掀开被子下床,走进了卫生间。
  “今天是周一呢。”抓抓蓝粉双色的头发,盯着镜子里的自己,努力静下心,走过去,拿起床边的眼睛戴上。
  不对。
  我已经是焕然一新的了。
  那个人改变了一切。
  可我。
  还是那么不堪一击呢。
  心脏微微刺痛着。
  遗忘了一切。
  遗忘的却是自己。
  那个被讨厌的自己。
 {我又做了那个噩梦,真是不明白为什么……明明已经过去了不是吗。}
  打开笔记本这样写着,想了一会,把问号改成了句号。看不出写这之人有何感情,是抹不去的悲伤,还是推倒不了的冷淡。别让她担心就好,然后翻开前一页:
  {喂,昨天的事情我知道了,他们让我收拾了,以后都不会找你了!对了,明天买罐番茄酱,我要做蛋包饭!}
  依旧是那欢脱的语气。依旧这么活跃。真的羡慕她无论经历什么都能说得跟没什么事一样。
  真好。
  弥漫着花香的小经。
  被自己饲养的贪婪的飞鸟。
  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做。
  我找不到路。
  紧紧抱着笔记本,贴在胸前。
  你开路给我踏过去。
  你伤痕累累,却心甘情愿。
  反复抚摸着笔记本,心情似乎也愉悦起来。
  这是我的珍宝。
  我也会有贪婪的内心。
  我贪婪之物是你。
  “反切酱(番茄酱),忌惮(鸡蛋)…大该酒者鞋了八。”因为嘴里含着牙刷,含糊不清的念叨着,一边说一边在手上写着。
  贪婪着。
  依托着。
  你那无法传达的温度。
  弄堂起雾了。
  遮住了远方。
  忘记现在是什么时间。
  只想去满足她想要的一切。
  何时何地。
  我都会满足你喜欢的事物。
  因为店铺还没有开门。她蹲在店门口。
  “和老师请个假吧。”心想着,一如既往的穿着兜帽蓝色上衣搭配黑色长裤,头发只是懒散的披在身后,懒得去整理,也没人会看她的样貌。因为不在乎。也没有兴趣管什么蹲在店门口的姑娘。
  还是有人不经意看了她一眼。
  指指点点。
  议论着她的头发;她的年龄。
  掏出手机,打电话给老师。
  对面是死了爹娘的声音,愤怒。
  在老师漫不经心像赶一个怪物一样,马虎答应自己。
  站起来,握着手机,不顾他人议论,把帽子套上。
  隐蔽一切肮脏事物。
  依旧是那些流言蜚语,但是我已经习惯了,也释然了。
  既然改变不了别人的看法,那就改变自己。
  不得不说,她送我的书真管用呢。
  嘴角微微上扬,
  形成一个美丽的弧度……


-未完待续-

[反向逐光]-原创现代小说/由晦与明团队倾情打造

团队:晦与明

写作:文手组(组长-夜祭) @苏小梦(夜祭) 

副组长 @愿夙(AgCl↓) 

#拒绝杠精,不喜勿喷感谢配合

正文开始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序章】.无尽的黑暗

            

  黑暗
  无尽的黑暗
  可悲的
  害怕的
  黑色的世界吞没一切
  即将成为祭品
  想逃避
  逆着奔跑
  对了
  我好像忘了什么
  陷入无尽悲伤
  让自己追逐所谓的光明
  被拉着奔跑
  脱离黑色漩涡
  “笨蛋。”
  原来
  你还在我身边……
  

-未完待续-